欢迎访问中国民生时报官方网站
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
国际新闻 民生新闻
时政新闻 经济新闻
军事新闻 体育新闻
部委信息 政坛人物
时事观察 政策解读
法治生活 法律法规
安全生产 食品安全 生态环保
健康卫生 房产商情 财经在线
娱乐资讯 旅游天下 科技之窗
文化名人 文化产业
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
报料投稿 查询系统
今天:
您所在的位置: > 报社动态 >

据称我国首次在野外拍摄到雪豹录像

时间: 2018-07-29 22:47 作者:采集侠 来源:网络整理 点击:

据称我国首次在野外拍摄到雪豹录像

资料图:雪豹


据称我国首次在野外拍摄到雪豹录像

截图隐约可见一只周身都是黑色斑点、体型与老虎类似的动物。

  昨日,野生动物保护专家彭基泰在北京召开的国际雪豹生存策略研讨会上,首次展示了甘孜州石渠县农林局副局长黄勇去年10月拍摄于甘孜州石渠县的雪豹视频。如果录像被证实其真实性,这将是中国第一次在野外拍到的雪豹录像,它所拥有的科研价值和宣传效应不可估量。此前,野生动物学者、WCS首席科学家乔治·夏勒毕其一生研究雪豹,也从未在中国亲眼见过它们野外的身影;2005年,科考组在新疆首次拍到野生雪豹的消息传出后,曾引起全国轰动。

  讲述:有人在甘孜州拍到了野生雪豹?

  关于这段录像,记者此前曾见过几张模糊的截图。画面有些发黄,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只周身都是黑色斑点、体型与老虎类似的动物,要么在沟边侧卧,要么在草里行走。联想到“周老虎”以及后来一系列被揪出来的PS照片,估计任何人第一眼见到它们,都忍不住对视频的真实性犯嘀咕。

  “我最后悔的是自己太激动了,手在抖,所以效果一点也不好。”记者昨日联系到拍摄者黄勇,他告诉记者,2007年10月8日,他作为甘孜州石渠县农林局副局长,正好在真达乡下乡。上午10时,护林员牛林(藏语音译)突然冲进办公室,语无伦次地报告说:“煞!煞(藏语雪豹名)……”原来,在真达乡普马村然所通(音译,是当地藏民的远牧点,“通”在藏语里意为大坝、宽阔的谷地),连续几天都有一只雪豹出没。黄勇听后十分兴奋,吃过午饭,立即开车前往一探究竟,“有两个喇嘛随行,他们带了一个家用DV,我带了一个普通的数码相机。”

  目的地距离真达乡政府有四五十公里,海拔为3900米~4000米,汽车并不能直达,在换乘了摩托车和马,又步行了一段路后,一行人果然有重大收获:大老远,他们就看见一只雪豹趴在沟边,借着三四十厘米高灌木的掩护,他们悄悄往沟边挪去。这只雪豹身长一米多,由于距离太远,相机几乎不能发挥作用,黄勇便接过DV,将镜头对准它,拉近、再拉近……“最近时,我们和它相距只有十多米,”黄勇说,当时他们心里发虚,好在周围有羊的尸体,估计雪豹刚填饱了肚子,而且它在起身离开的途中,遭遇了三头牦牛的围攻,旁边还有一群马,“马也在撵它”。雪豹虽然早就发现有人一路跟随,但无暇顾及。由于寡不敌众,雪豹气喘吁吁地败下阵,悻悻地向海拔更高的地方走去,“别看它并没有跑,我们跟在后面却是累得够呛。”

  整个“偷拍”过程大概有20多分钟。当天,黄勇来不及回真达乡,晚上便在就近的牧民家里留宿,把刚拍到录像一连看了好几遍,“兴奋得睡不着觉,吕玲珑老师都没拍到雪豹,可我拍到了!”

  黄勇口中的“吕玲珑”,便是我国著名的生态摄影师、四川省和成都市青年摄影家协会的创始人。他在石渠县待了接近两年时间,出了一本画册名为《太阳部落》。记者见到,在野生动物部分,照片囊括黑颈鹤、斑头雁、岩羊、藏野驴、白臀鹿、藏原羚等等,甚至还有上千只白唇鹿绵延成一条长线迁徙的壮观场面,惟独没有雪豹。

  观看:录像里,雪豹在和牦牛打架

  记者昨日辗转观看了黄勇所拍的录像资料。整个录像大致有10分钟,器材是普通的家用DV,画面很晃。正如黄勇的描述,雪豹先是趴在水沟边,继而起身,感觉是在踱步,有些步履蹒跚。马群经过时,它也不为所动。能够听到拍摄者不胜体力、呼哧呼哧沉重的喘气声。接着画面更看不清楚了,又过了一会,突然出现三头牦牛,雪豹猫着腰,首先挑起事端,牦牛也不示弱,纷纷将牛角抵向它。结果雪豹败下阵来,好在牦牛并没有乘胜追击,雪豹于是继续向前走,孤独的背影越走越远,最后走出了镜头……

  求证:估计被拍雪豹有伤病

  黄勇的描述是否可信?为什么专业摄影师也无能为力的事,他却能办到?石渠县到底有没有雪豹?记者带着疑问多方了解情况。

  彭基泰认为,地处青藏高原东南、有横断山脉纵贯全境的甘孜地区,是我国雪豹主要分布区之一。据他在甘孜地区工作近40年和从事野生动物保护调查研究所获得的资料估算,在甘孜地区所辖石渠、德格、白玉、新龙、理塘等6县的9个自然保护区,有雪豹51只~78只,至于整个甘孜州,“总面积15.3万平方公里,海拔4000米以上面积占54%,其中雪豹栖息地约占30%,面积约2.5万平方公里。按每只雪豹的栖息地面积在30平方公里~50平方公里计算,全州雪豹共有400只~500只。”

  吕玲珑也向记者证实,2001年,他在石渠县采风时,几乎每天都能听到牧民关于牛羊被雪豹咬死的说法,“它诡秘凶残,听说三个老乡上山挖虫草,一觉醒来,帐篷外的马全被雪豹咬死了,而他们竟然一点也不知情。”为了追踪雪豹,吕玲珑在石渠县境内巴颜喀拉山山脚的无人区守了一个月,“据说这一地带的雪豹比真达乡还多一些。”然而雪豹在白天不出现,晚上才出来活动,第二天只看得到动物的尸体。他曾经有七八个晚上都与雪豹遭遇,只看到发亮的眼睛,“如果能拍到,我肯定不惜生命,关键是没有闪光灯根本无法成像,打开闪光灯,距离太远又根本够不到啊。”拍摄结束,吕玲珑特意在临行时向石渠县打招呼,“一定要继续全力以赴寻找雪豹。”

  听记者说黄勇拍到了雪豹的录像,吕玲珑起初非常惊讶,随即又判断,这只雪豹要么受了伤,要么已经老了,“总之估计是处于生命的衰竭状态,饿慌了,才会在白天出来觅食。”而这与黄勇、彭基泰的观点完全一致。

  雪豹·专家说法

  录像若证实,极具科研价值

  虽然成像质量不高,专家却称,这份录像的意义十分重大。彭基泰说,很长一段时间来,对于野生雪豹的研究几乎是空白,“尤其令人尴尬的是,国内专家在作雪豹的研究报告时,由于找不到野生雪豹的照片,通常都是将动物园雪豹的照片换上雪山的背景。”

  中国科学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研究员马鸣曾参与调查2005年的新疆雪豹调查。“20多年来,我们没有得到准确的信息,对它的数量的估计很粗糙,对它行为的了解非常局限……”他在接受本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,雪豹数量稀少,常在夜间活动,走路根本听不到声音,行踪十分诡秘。WCS(Wildlife Conservation Society,国际野生动物保护协会)首席科学家乔治·夏勒在上世纪80年代来中国,只找到了雪豹的皮、骨头和粪便,一直到现在,也从未亲眼见过野生雪豹。2005年,由美国、英国、蒙古、印度、中国等国科研人员组成的新疆雪豹联合调查小组,在天山最高峰布置了36台具有夜视功能的红外照相机,首次在国内拍到了野生雪豹的照片。

文章来源: 皇冠体育娱乐 http://www.lchgjs.com

(责任编辑:admin)

国际新闻

更多>>

民生新闻

更多>>

最新文章

推荐文章

关于我们 | 机构介绍 | 报社动态 | 联系我们 | 版权声明 | 招聘信息 | 查询系统
主办:中国民生时报社 联系电话:010—32656295 66889888 邮箱:admin@dede58.com
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万寿路 邮编:570000
Copyright©2013 www.dede58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中国民生时报
蜀ICP备6598546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107号 技术支持:广州织梦58网络工作室
网页底部信息在 后台--模板--默认模板管理--dibu.html文件中修改